联系我们| Contact

    电话:0571-85212878
    0571-85212868
    传真:0571-85211076
    邮政编码:310020
    客服邮箱:zjsqmp@163.com
    浙ICP备 0505810号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整车企业纷纷减配 传统零部件辗转求生
    更新:2020年03月16日 点击数:

          电动化已经成为全球汽车业的趋势之一,主流汽车制造商加速转型,同时“瘦身”以削减成本,随之而来的是内燃机市场萎缩,产业链上游的传统零部件企业承受着莫大的冲击。近日,通用汽车曝出大幅削减燃油车零部件以降成本的消息,戴姆勒旗下的梅赛德斯-奔驰也表示将大幅削减车型阵容、平台及动力系统选项以优化利润率。

      这一切变化的背后,都意味着越来越多的零部件企业无法再接到相应的订单,生存面临威胁。为此,博世、大陆、欧司朗、舍弗勒、马勒等大批零部件企业做了两手准备,一方面将研发资源向电动化等领域大力倾斜,另一方面相继启动裁员计划,同时对现有员工进行转型培训,让传统零部件从业人员再就业。

      整车企业纷纷减配 传统零部件辗转求生

      ■整车企业纷纷减配  裁撤产品组合

      在汽车产业剧烈变革、车市整体低迷的背景下,车企已经无法再“广撒网”,削减产品组合及配置成为很多车企的选择。日产在去年7月表示,计划2022年3月底前,将其全球产品线至少削减10%,主要针对销量不佳的小型车。日产还有意削减车型配置和套件的选择数量。

      本田也在梳理产品线,计划削减地区特供车型和衍生车型的数量,其计划到2025年,将全球旗舰车型的衍生车款数量砍掉2/3,地区特供车型也要降低数量。

      奥迪这项工作进行得更早。据奥迪代理首席执行官布拉姆•肖特此前介绍,在2018年,奥迪砍掉了针对特定市场的变速器、发动机组合及某些型号的车型,直接导致产品组合减少了27%,但奥迪并不满足,计划最终将车型数量削减45%。

      对产品阵容“臃肿”现象动刀的不止奥迪,梅赛德斯-奔驰也在去年5月向经销商发出预警,称过去20年由于产品系列、车型改版、配置和发动机选项的激增而导致该公司产品组合日益庞杂,计划从2020年开始在美国市场剔除销量不佳的车型,并减少配置选项。此外,戴姆勒董事会成员马库斯·谢弗在近日的一次电话会议上表示,奔驰正在启动一项全面的成本削减计划,此举可能导致奔驰发动机家族和平台的缩减。

      通用汽车近日也对外表示,2020年将继续对车型、零部件及生产流程等方面进行合理规划,以节省成本。据外媒报道,在2019年,通用在所有车型产品线中削减了3500种零部件,这使得工厂对零部件的需求量下降了12%。

      整车企业纷纷减配 传统零部件辗转求生

      ■零部件商开发新业务

      无论是整车企业还是零部件供应商,各项资源都在向电动化领域倾斜。通用汽车负责全球电动化的副总裁丹·尼克尔森曾在去年表示,他领导过一支8000人的研发团队,刚开始完全专注于内燃机研究,“之后我们有70%的人负责内燃机,30%转向电动化,而现在这一比例要完全反过来,即30%专注内燃机,70%转向电动化。”一年多来,通用汽车将更多资源从内燃机转向电动汽车。去年在裁撤了8000个固定薪资岗位(约占北美白领员工的15%)后,通用对大部分工程人员和白领员工职位进行了重新分配。

      整车企业的电动化转型,带来的自然是产业链重塑。大陆集团据此进行了调整,称“不再投资内燃机零部件,把更多的注意力和资金放在电动传动系统上”。去年11月,大陆集团宣布将在未来几年内停止内燃机液压零部件业务,届时将关闭德国、美国等四个地区的内燃机零部件工厂。

      与此同时,新业务也在开发中。以燃料电池车为例,座椅及内饰生产商佛吉亚在法国成立了专注于储氢系统研发的全球技术中心,并与法国原子能与可替代能源委员会(CEA)联合研发燃料电池堆技术;博世结盟燃料电池堆制造商Powercell,共同合作以推进卡车和乘用车燃料电池大规模量产;马勒也在研究应用于商用车的燃料电池热管理技术。

      动力电池方面,西门子携手瑞典初创电池企业Northvolt,合作研发、生产优质的锂离子电池;汽车天窗制造商伟巴斯特入局电池领域,旗下德国及中国两家动力电池工厂已经投产。

      此外,智能化、自动驾驶等也是零部件企业投资的热门,一级供应商大鳄们纷纷向智能驾驶领域突围。为此,博世成立了智能网联事业部;德尔福拆分,留下聚焦自动驾驶等新技术的安波福,而将动力总成业务公司德尔福科技出售给博格华纳套现;法雷奥CEO Jacques Aschenbroich称电动化、自动驾驶和智能网联汽车是该公司战略发展核心。

      整车企业纷纷减配 传统零部件辗转求生

      ■裁员与再培训并举

      新技术的开发耗资巨大,为了缓解压力,残酷的裁员成为零部件企业的共同选择。一年多来,包括博世、大陆、欧司朗、舍弗勒、奥托立夫、巴斯夫、马勒、佛吉亚、固特异等在内,多家全球知名零部件企业相继公布了裁员计划,少则数百人,多则上万人。

      根据规划,大陆集团从2023年开始每年降低总成本约5亿欧元(约39亿元人民币),到2029年,公司在全球范围内的裁员人数将达2万。据外媒日前报道,大陆集团计划在德国莱茵美茵地区进行裁员,此前被拆分出去的动力总成事业部,也就是现在的Vitesco科技公司,将削减三分之一岗位。“随着电动汽车的发展,传统燃油驱动业务不断减少,公司必须对相关技术人员进行调整和裁减。”Vitesco发言人说。

      德国国家未来出行平台(NPM)此前发布报告称,从燃油车向电动汽车的转变,可能会在2030年之前让德国损失41万个工作岗位,仅发动机和传动系统生产领域,就将有大约8.8万个工作岗位面临威胁。为此,NPM呼吁企业进行战略性的人员规划,敦促建立地区性资格认证中心,遏制失业。

      整车企业纷纷减配 传统零部件辗转求生

      事实上,已经有企业这么做了。以采埃孚为例,其在2018年宣布未来四年内投资8亿欧元(约人民币63亿元)改造德国变速器工厂,从而生产电动传动系统的零部件。在这笔投资中,一部分资金用于对员工的再培训。“我们希望通过大量培训和资格认证机会,以及更灵活的工作结构,让员工为未来移动出行做好准备。”采埃孚乘用车传动技术事业部负责人Stephan von Schuckmann说。
    (来源:中国汽车报)